您的位置: 攻略首页»塔公草原攻略 » 塔公景区初续佛缘 新都桥畔天堂何在

塔公景区初续佛缘 新都桥畔天堂何在

作者:寻梦川西发布时间:2015-03-17阅读:723

“塔公”,作为“菩萨喜欢的地方”,自然是与佛有缘,而与拉萨大昭寺的相关联的传说,更增加了这里在藏传佛教界的内涵和魅力。这种自然资源与人文资源的结合优势,促成了川西旅游环线塔公现代旅游的兴起;这里不仅是最能体现康巴文化的一处民俗风情旅游区,而且也是游客了解康巴文化的重要窗口。

塔公虽然海拔只有3800米,但也已是康巴藏区屈指可数的著名的景区之一,这里有油画世界里迷一样的高山草原——景区的精髓之处在于:地势起伏、山花烂漫、绿波悠悠,牦牛成群、帐篷顶顶,寺庙和塔林以及草丘旗阵、雅拉雪山等等景致相交织后从草原拔地而起,这广袤的绿色草原和金碧辉煌的塔公寺相映衬,展示出来的一幅幅秀丽的高原风光。

虽然还曾有这样的传说:文成公主进藏时,曾途经此地,并且有随身携带的释迦牟尼佛像忽然开口,示意愿留在此地。从而使得众人立即就地按照佛像原貌复制一尊留下了佛迹佛象,而高原上才有了被称为“小大昭寺”的塔公寺。 

这种莫须有的传说,虽经不起历史事实的考证,但却也迎合了人们想与佛结缘的心态,来到此不由得你不与佛结缘。我们亦当如是,在此初次与佛结缘——虽然我们没有进寺去与那尊据说是文成公主留在此地的释迦牟尼佛像相会,但当我们在塔公寺、塔林外的转经长廊中推动着每一个转经筒不停地旋转时,我们深知:在川藏线上我们已经与佛结缘。虽然我们没看到佛的模样,但这已无关紧要——其实佛本就没什么摸样,离诸一切相、超越一切法,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寺庙里所塑造的那不是佛,是佛象。佛若有相,即非佛,佛象是也。人们去膜拜寺庙里所供奉的佛象,烧香、磕头、祈求、祷告,这些低层次的与佛象接触,根本就无法与佛结缘。

塔公镇因寺而出名,因寺而变得繁华热闹,也因寺而为当地百姓带来了增收的市场机遇。目前以塔公寺、塔公寺塔林、塔公草原、雅拉雪山、木雅金塔等景点组成的塔公景区,逐渐成了康巴藏区旅游得热门景点。镇内水泥地面的街道虽然不算长,但整洁、宽敞、平整,行人也不少,是一个以藏人为主的聚居地,塔公的外地人很少。街道的两边全都是是具有民族风格的建筑,旅游产品的店铺鳞次栉比。

早上9点多钟,就陆续有旅游客车到达塔公,游客们有的在塔公寺前留影、也有的旅行团还准备驱车前往塔公草原去欣赏那里的美景。有的则与转经长廊里的老阿妈一起排着队推动着经筒飞转……,我们在塔公寺前留影后,便也加入到了这支转经队伍的行列之中,旋转的经筒和我们的车轮一样把我们的命运与佛相联系了起来——我们旋转着的车轮又何尝不是一组类似于旋转着的经筒呢,转经筒所关联的宇宙,不就是我们用车轮丈量着的宇宙吗?虽然精神领域和物质领域有着一层隔着的膜,但它们最终不还得统一到人类终极生命这样一个层面上来吗?这就是我们能够结缘的渊源所在。

我们在围着长长的转经长廊转了一整圈,从小的经筒转到大的经筒,从旧的经筒转到新的经筒。旋转的不仅仅是三千大千世界的轮回,还有那发自内在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佛说: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自然是不可思量——  

体解大道心为佛,深入经藏慧似海;
统理大众世无碍,佛法僧众早皈依。
大道为佛佛无相,经藏为法法有名;
众生为僧无灭渡,如如不动佛如来。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菩萨于法,应无所住。故不可以身相见如来,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们不是如来,但仍希望自己能有如来的境界。随着游人不断地增加,这里已不仅仅是菩萨喜欢的地方了——虽然我们也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毕竟是匆匆的过客,我们与佛结缘后,终究还是离开了这块大家都喜欢的地方……。

从塔公乡到新都桥这一段,也是塔公景区的精髓之处。我们一出塔公没多远,在将要离开塔公时转过一个大转弯后,从一个个布满了经幡旗阵的山包草丘穿行过后,便踏上了四、五公里的滥路加上坡。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水,使得这一段扬灰路,变成了(雨)水泥(浆)路,一路骑来泥浆的迸溅,使得我们连人带车都第一次领教了泥浆路的厉害和在其中骑行的滋味。

过了这段四、五公里的泥浆路,海拔开始渐渐降低,路况也好了起来,康巴地区的215省道从北面的八美穿越塔公草原,经塔公镇朝新都桥方向延展过去,等我们骑过了短短的泥浆路后,纵向穿越塔公草原的公路在这里延展出来的是那么的平坦宽阔,路旁的村落也多了起来,路旁的大树和河谷滩涂的湿地草甸,也慢慢地多了起来。一路上天蓝云白,路边潺潺的流水,还有悠闲自得的牛羊。伴随着我们的是阳光明媚、气氛热烈,一切都是超美好的,心情自然也变得超美好了。

6月8日早上我们起来的虽不算晚,  但因为我们今天计划只到新都桥,在塔公镇、塔公寺及其周边上的游历就比较从容了些,而在转经长廊上所耽搁的时间就更多了些,佛虽无相人却有相,佛虽无住人却有住;与佛初续佛缘,自然要有时空间的转换和人性上的涅磐。如此这般便使得我们在上午9:40才从塔公出发,不过我们在12:00就到达了新都桥——在215省道与318国道相交的岔路口,我们顺着318国道反向骑行了大约三、五公里,到达了新都桥镇的西头,在百家乐宾馆住下。 

安顿下来后赶快给家人和月光大姐发短信,以弥补这几天因没有移动信号所欠下的信息债务—— 

中午到的新都桥自然可以休整半天了,由于时间还早,下午休整的半天时间也并没有真正的闲着。在斜对面的小饭馆吃过饭后,我们在宾馆的后院开始收拾行装,冲洗车身——在机场到塔公50多公里的土路上,在塔公到新都桥的那四十公里路程里,虽然只有三、五公里的泥浆路,可车辆和裤角已都不堪入目,费了很大的劲清洗还是不很干净;检修车辆——检查刹车、清洗后搽干上油,都是些日常事务和例行的维护;粘补内胎却是无奈之举——黄石的内胎在前两天就因扎带换了下来,一直没顾得上去补,这回也一并来个总清算,打开一看,在不大的一块地方扎破了两个眼,补了两回都不行,拿过来一看,粘补片太小盖不住两个扎破的小眼。也该着我大显身手,从后驮包里拿出备用的大个儿粘补片,在扎破的地方重新锉出毛边,挤了点胶水涂摸开后等待晾干,大个儿的粘补片稳稳当当地覆盖住了扎破的两个小洞,经过一番撕、捏、按、压、捶的一整套粘补工序,自然是立马拿下,干净利落。只可惜我所带的补胎用品只用了这一次,在骑行整个川藏线时,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就连所带的内外胎、刹车闸皮等,也都没有派上用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备用品了。

 等我们收拾停当,准备洗个澡休息一会儿,再去逛逛被称之为摄影家的天堂的新都桥镇。我们刚把车子推进宾馆走廊或室内,刚一转身就看到了厚厚云彩遮蔽了山顶……天气就象变脸大师的面颊说变就变,善变的让人大吃一惊, 我们知道:新都桥海拔3300米左右,高原气候,温差较大,气候多变,但也没有想到会变得这么快。转眼间又狂风大作,黑压压的云层倒是毫不客气地来到了头顶的天际。顷刻间冰雹劈漓啪啦地砸了下来,前后也不过一刻钟左右云开雨散、雹过天晴,院子里已铺满了足有两三寸厚的冰雹,个头儿大小不一。等完全停了出去一看:最大的比我的拳头还大,看后真是后怕,心里真的庆幸我们都已进入室内,这要是在路途上遇到如此冰暴,非得被砸个好歹不可,又一次地体会到了老天爷对我们的眷顾,或许也是由于我们早早地已与佛结缘,已无所住。

休息了一会儿,大家一起出发轻装上阵,骑着车到镇里去寻找摄影家的天堂所在。从百乐宾馆沿着318国道向东经过一片没有建筑的空旷地带后,很快就进入新都桥镇的城区,这里与川藏线上大部分城镇一样,也是以国道为主要街道,两旁的建筑参差不齐。我们一直骑到小镇的东头——这里倒是有些别致的藏式建筑,但也并没有多少很特别的景观和特色。原路返回时,再度观赏新都桥还是没什么太特别的感觉,更谈不上天堂的感受了。反而觉着没有塔公那么令人震撼,没有塔公那么令人留连,更没有塔公那种佛国的氛围,或许是我们与这里无缘,天堂的概念无论我们怎么去想象都与这里对不上号,这里被称作摄影家的天堂可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无所适从了。

当我们颇有些失望地谈论起这里的天堂与天堂名声名不符实的感慨时,就在大家惊叹天堂何在的时候,还是亮亮的幽默道出了大家的苦涩心怀:也不知有多少摄影家,给这里折腾的上了天堂,留在了这儿……新都桥自然是天堂无疑了。

新都桥不知在何时被人们称之为摄影家的天堂,这里地处在川藏线南北分叉路口,据说:这里是一片如诗如画的世外桃源,那神奇的光线,无垠的草原;浅浅的溪流、弯弯的小河与公路相依相偎地蜿蜒流淌,一棵棵挺拔的白杨,在夏日阳光中炫耀着特有的色彩;起伏连绵的山峦远处的山脊,舒缓地在天幕上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散落其间的藏式村寨依山傍水,一群群的牦牛和山羊安详地吃草,点缀在这一幅幅田园牧歌式的图画中,平添出许多生动……;满眼的蓝色、白色、金黄、黑色、绿色等饱和色块,在明丽的夏日阳光线的描绘中,凸现着流畅的色彩和线条,使我们恍如置身画中。这就是川西的高原风光美丽地绽放——令人神往的“光与影的世界”、“摄影家的天堂”。  

由于我们是在过了新都桥镇后的318国道与215省道的相交点处反向进入这块天堂之地,故而没有在新都桥欣赏到这样美景。倒是在塔公和塔公到新都桥镇的路上见识到了这般美景,甚至还可以说是更胜一筹呢,因此我们反而却更衷情塔公和塔公草原了。为此,笔者在此特别郑重地向各位骑行川藏线的车友们建议:您在骑行川藏线时,不妨在越过折多山后也绕道康定机场、绕道塔公草原,见识一下的高山机场的美丽景观、高山草原的旖旎风光、塔公寺庙的壮美华丽……,这可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相关文章阅读导航:   塔公草原
昵称:
请输入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