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攻略首页»色达攻略 » 佛国的天堂—色达

佛国的天堂—色达

作者:寻梦川西发布时间:2015-04-08阅读:651

 “Jason,你能走进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佛学院就是被上师加持,你能走遍中国所有藏区绝不是偶然的!”当我在色达五明佛学院坛城转经桶时邂逅了一个在这修炼了一个月的女居士L,聊天时不经意和她说我去过了很多藏区,她坚定地对我说了上面那些话。我和佛真的那么有缘吗?确实我去了不少藏区,但基本都是走马观花,对他们的信仰我又能了解多少呢?我甚至对L说的加持是什么意思也不太清楚。去色达旅游,恐怕绝大部分的旅行者都和我一样,只是匆匆过客,只是被这片震撼的红色所吸引来的吧。

时间回到几天前的一个早上,时隔四年后,我又一次登上了四姑娘雪山之巅,相比起第一次的兴奋和激动,这次显得很平静,我和向导在登顶后简单握手表示了祝贺和感激,然后我们就在无比灿烂的日出阳光下坐在雪地上聊天,他用手指向西北方向,建议我去去那个他们藏族人心中的圣地——色达。几天过后,我经小金、马尔康,然后在金川的情人海小住两天,然后经317国道风尘仆仆到了这片红色的海洋——色达五明佛学院。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境内东南20公里处,平均海拔在4000米。为了继承和发展藏学大,小十明以及弘扬佛教传统文化,当时在色达县政府的支持下,学院由晋美彭措上师于1980年在色达喇荣沟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创建,创建之初学院只是一个只有32名学员的小型学经试点,现如今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学院已经拥有藏族汉族总计2万余名学员,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这里满山土木结构涂着绛红色的房子就是学员们的宿舍也是他们的家。无论你是否懂佛或者是否参禅,到了这漫山遍野的红色海洋里,都会感觉有种力量让你感动。这片密密麻麻的红色,那该是多少诚挚信仰的聚集啊。为何叫五明呢?一是“声明”精通语言文字,二是“工巧明”懂得一切工艺技术,三是“医方明”明治病的各种医术,四是“因明”明鉴别,考定正邪真伪之理法,五是“内明”明自己修持的一切经藏,理法,宗旨,佛教以三藏十二部经典为内明。

既然是学院,那么它和我们上的大学有很多的共通之处。如老师和学生,考试和上课,甚至论文、导师、实习等等。因为藏传佛教实在是博大精深,一般学生至少要学五六年,也有很多是临时来这里进修的,也有在这一学就准备学一辈子的。有天晚上,我在大经堂上晚课出来,走进了那迷宫般的宿舍,迷路了,就向一个觉姆(藏区女出家人称为觉姆)问路,和她聊了一会,她是在西藏那边过来的,已经在佛学院十二年了,我问她准备在色达学到什么时候,她平静地回答我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吧!坛城是学员及藏人每天必来朝圣的地方,地势很高,从他们上课的经堂走上来需要一点体力和时间,但每天这里人员络绎不绝,既有不停地在这顺时针转坛的,也有在一旁空地上磕长头的,我就是在这个金碧辉煌的坛城认识了从海滨城市来这修炼近一个月的L。她那时正在那磕长头,每天要磕一千个,大概需时3小时左右。因为怕在心里数数弄错了,她还给我展示了高科技的磕头计数器,让我大开眼界。

在磕长头的空隙,L和我边眺望那片震撼人心的僧侣宿舍,边聊天。她原来是在沿海大城市的一家时尚公司工作,但对藏区文化感兴趣后就经常到这边来修炼,现在她住一个觉姆家里,每天的事情就是上课、念经、礼佛、转坛、磕长头。现在她还留着长发,还没出家,我问了她一个敏感的问题,就是以后是否出家。她稍作考虑,说有可能,但担心父母会强烈反对。

她建议我晚上和她一起去上课,是一个微博有着过百万粉丝的上师主讲。约好时间后,L继续磕长头,我就去爬山,因为我想看看这个浓郁厚重的佛教圣地要是再加上一抹暗红的夕照会是怎么的美丽和感人。

从坛城后面一直往上走,有个小山,这里海拔4000米左右,现在正是高原上最美的季节,山坡上开满了各种颜色的鲜花,更让我惊喜的是这里有漫山遍野的五色风马,又被称作经幡。我独自一个人坐在经幡旁的小草坡上,被五颜六色的鲜花环绕着,远眺美丽的落日,经幡则随着风上下不停跳动,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在与我交流。

在回去的路上我又去了坛城,在上层转坛的时候又结识了两个喇嘛,他们也是汉族的,已经出家好几年了,其中一个是物理学研究生毕业的,他已经在这佛学院进修好几年了,谈吐举止非常的大方得体,而且充满智慧。既然聊得来,我们就一起去我旅馆那个餐厅吃饭,他给我讲了很多关于汉地寺庙和藏地寺庙的区别和趣事。他说了很多东西我都比较认同,比如他说藏传佛教的力量实在很大,比如他说藏地的寺庙比汉地的要简单纯粹得多,受政府影响也比较小,但当他说到他出家后才发现以前花了无数精力和时间去研究那些摩擦力啊惯性什么的都是毫无意义的,我就稍有保留了。就像在藏区上厕所非常不方便或者非常脏,当然多年在外旅行的我是能接受的,但不代表我会喜欢或拥护这个状况。究竟是普度众生重要还是建个方便卫生的厕所重要,我暂时没法得到答案。

晚上的课在大经堂,我会合了L后就一起找教室。这节课时针对汉族学生的,所以上师是用汉语授课,尽管他是藏族人。其实他们上课环境非常先进和现代,有扩音设备、电脑、投影仪等,而且是在网上同步直播的。进去前要脱鞋,男女学生是分开的,中间用布分隔。我进去后就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陆续进来了很多学生,红色的地毯上很快就挤满了穿着暗红袈裟的喇嘛,像我那样的编外旁听者很少,寥寥几个,我再三向旁边那个正在温习功课的喇嘛确认,我来旁听是没问题的。他是浙江过来的,来这出家也好几年了,他利用上课前的一点时间向我介绍了这边的教育制度和一些基本的情况,甚至把他的课本给我大概讲解了一些,免得等会我上课时毫无头绪。更让我感动的是他把一个烫金的印满经文的卡片送给我,以示祝福,我正为难待会儿送什么礼物给他,这时上师进来,大家一下子很安静,然后上师开始带领大家诵经,投影仪会同步打出经文的音译,随着喇嘛觉姆们整齐而有节奏的诵经音,加上这里墙壁、地毯、甚至屋顶、窗帘等厚重的颜色,身处其中,我觉得自己在一个神秘梦幻的世界里,但却很真实。大概二十分钟诵经后,上师开始讲课,让我大感惊讶的是,这个老师授课非常的轻松和自如,不时还来点小幽默,引发学员们阵阵的笑声。学生都认真地听课做笔记,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但总觉得有点不一样,仔细一想,这里的喇嘛觉姆们都是自愿,认真地在学佛的道路上前进,心存信仰,目标坚定,而我们更像是为了考试和文凭,混日子居多。

当年上大学时经常翘课的我今晚竟然饶有兴趣地听完了两个小时的课,我向那几个帮我解释并送我礼物的喇嘛道谢后就回旅馆了。回去的路上我看到有两个觉姆在费力地往山上背水,因为这里的宿舍都是没有通水的,所有学员生活用水必须到一个叫龙泉的泉眼去打水,然后自己背回去。看到那一大桶水压在那年轻觉姆瘦小的肩膀上,我很想发挥我的绅士风度去帮她背,但我知道这里异性之间是不能有太多的接触的,居住的喇嘛区和觉姆区也是分开的,甚至男女同学之间连说话都很少。我只能默默地跟在这个藏族姑娘身后,心里想着要是寒冬时节,在这冰天雪地的恶劣环境下,她们却依然无怨无悔地每天在这里诵经学佛,这是怎么样的一种信仰在支撑她们啊!

很多人来色达目的不尽相同,出家人、藏族人和各地学佛居士来朝圣、学习、进修等,而很多人来猎奇,到此一游,拍摄照片,甚至“洗涤灵魂”。但有一类人来色达的目的比较特别,而且是必须由其他人的帮助才能来这儿的,那就是往生者!

色达是一个如此神圣的地方,以致藏人都喜欢能在这里往生,而他们对佛教轮回的理解更是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就是在死后把自己的身体作为食物链的其中一环,让自己今生的肉身作为那些秃鹫的嘴中食!每天我都去坛城好几次,总会碰到一些背着一个大麻袋转坛的人,后来L告诉我,那是藏族人在背着他们死去的亲人做尘世中的最后一次转坛,然后会放到停尸房让喇嘛诵经超度后,第二天就会去举行天葬了。刚知道旁边和我一起转坛的是往生者。心里有一点害怕,但后来也就习惯了,生命无常,人总有那一天。坛城旁还有一个广告栏,上面贴满了各种人的照片,刚开始我以为是一些寻人启事,还一直纳闷怎么那么多人失踪,后来才知道那是往生者的照片,估计是他们希望在另一个世界还能听到这里的诵经,还能沐浴在坛城的金光中吧

从佛学院到天葬台可以选择包车去,也可以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过去,一般是下午2点左右开始。去看还是不去?我权衡了很久,还是放弃了。以前去过很多藏区,包括夏河,郎木寺、香格里拉、西藏等地都有天葬,但我都没去近距离看过,或许有点胆小,或许也是因为不想以外人的身份去打扰他们藏人心中的神圣仪式。我下午爬到学院后的小山坡上,天葬台就在山头的那边,因为正在举行天葬,那边山谷升起了缕缕青烟,而漫天的黑色秃鹫就上下翻飞,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就乌云密布,这片土地就是如此的神奇。

短短几天,我小心翼翼地尽量触摸了一点色达的点点滴滴。相比风景,这里更震撼人心的是这里的人文和佛教氛围。世上各色人等以他们自己选择的方式生活,总有他的理由。无论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关于生死,关于信仰,关于生活,你在色达总能找到一个属于你自己的答案吧。

 

相关文章阅读导航:   色达
昵称:
请输入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0